仅受三年义务教育的小女孩竟写出如此拍案的文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3-09 13:43:58

以下文学作品均出自一个十几岁小女孩之手。小女孩仅接受过三年半的义务教育,余下时间均以读经为主,学习中医药理为辅。这些作品都是小女孩在这个暑期仅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创作出来,之前没有接受过任何的文学写作训练,完全是无师自通。其的母亲非常笃定和我分享说:“对读经的孩子越来越有信心了,我为读经的孩子感到自豪……”





《出息 》


作者:   汎  舟


1 . 

张三生在海边,家里以捕鱼为生,

张三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和目标,

唯一喜欢做的事,

就是搬张凳子,坐在门前看海。


张三的父母看见了,

说他没出息,

隔壁李四家的孩子次次考试都是第一,

还被名牌大学录取,,

以后肯定能做大事情。


我才不是没出息。

张三说,他咽不下这口气。


2 . 

于是张三刻苦地学习,没命地做题,

年年拿奖学金,最后在国内的名牌大学毕业了。


张三说他有了这个毕业证书,

他现在有出息了,他可以做他喜欢做的事情了。


于是张三回家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前看海。


村里人看见了,

都说张三没出息,

同校的王五都进了外企,

每年到处飞来飞去,

薪水也是大把大把的进口袋里。

做的肯定是大事情。


我才不是没出息,

张三说,他咽不下这口气。


3 . 

于是张三拿着这几年打零工攒下的积蓄,

出海打拼,

最后他的公司在海内外都小有名气。


张三说他有了车子和票子,

他现在有出息了,他可以做他喜欢做的事情了。


于是张三回家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前看海。


同事们知道了,

都说张三没出息,

一起创业的马六都娶了妻,

孩子都送进了小学里,

娶老婆才是大事情。


我才不是没出息,

张三说,他咽不下这口气。


4 . 

于是张三买了几套新衣,

开着兰博基尼,

从早到晚都在相亲,

最后娶了漂亮贤惠的妻,

人人都说他有福气。


张三说他有老婆了,

他现在有出息了,他可以做他喜欢做的事情了。


于是张三回家搬了张凳子,

坐在门前看海。

这一看,

竟是从而立看到古稀。


张三的妻儿看了,

都说张三没出息,

对门的陈七也是垂垂老矣,

可人家还坚持锻炼身体,

健健康康才是大事情。


我才不是没出息。

张三说,他咽不下这口气。


可是这次由不得张三了。


5 . 

张三靠在椅背上,

感觉着鼻孔里的气,

一出,一息。

人活一口气,

听着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呼吸,

原来这才是大事情。


张三看着面前的大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而那浪花无论是大是小,

最后都归回海里。


张三吐出了他这一生最后一口气。

他看见那口气里,

有他的奖学金,

他的公司,他的儿妻......

而那些人、物无论是好是坏,

最后都离他而去。


他说他求了一生的出息,

求的竟是一口气,

而求到手的,

竟是连气都不剩。


那你这一生,求的是什么?

你告诉我啊,

求什么?


......


张三咽气了。


end.


( “一出,一息”那里,就是这个“息”,是止息的意思,就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顺水而流,不求相知、相守 ; 拙笔,汎舟 . 






我还是不喜欢你

                           作者:   汎 舟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流水不知落花意

随缘而去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一粟落入沧海里

寻之无迹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彼岸花开却枯叶

相见无期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急水浮萍风里絮

无念无依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云卷云舒云迷离

拼凑不及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日出东方向西去

无所止息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楚河汉界两相隔

从不逾矩


我还是不喜欢你

像 tan 90º 不存在

谈之无稽


end.


...最后一段乱入[bushi]不是写负能量,只是有时候不喜欢就是真的不喜欢,时间也没有办法改变。不喜勿喷,拙笔见谅。






《桂花/乌先生 》


                           作者:  汎  舟  


1 . “店家!来碗桂花酿,配碟绿豆糕!”


“好嘞!客官好眼光!”


......


燕喜堂是这条街上一家不起眼的茶点店,不比隔壁那酒楼歌舞升平,也不如对面那医馆古色古香。但是素雅简洁的装修,在这繁华的街道上,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好歹传承了数百年,这燕喜堂的茶点的味道可是正宗的很。


新来的街坊邻居可能只是略有耳闻,但还是有不少老顾客知道这燕喜堂的招牌,绿豆糕配桂花陈酿。


炎炎夏日来一碟清凉的绿豆糕,再配上一碗冰镇好的桂花酿,那滋味只有尝过的人知道。


桂花的老爹是这燕喜堂的老板,之所以给桂花起了这么个名字,一是觉得叫着顺口,好记。二来,正好这桂花酿是自家店里的招牌,在店里都能时时刻刻想起桂花,多好。


2 . 今天是六月十五,老爹今天起得很早,还急急忙忙把桂花也叫了起来,他说今天要来一个贵客,让桂花好好准备,拿出自己的好手艺招待客人。


桂花穿上衣裳,随意绾了个发髻就进了大堂。


一进门就看见老爹正在和一位穿着墨绿色衣衫,气度不凡,但是谈吐却很有涵养的男子在交谈。


只是这人带了一顶纱帽,看不清长相,只能从那轻纱被风吹起的瞬间,看到一双清澈和深邃完美融合的眼。就像一潭湖水,如果深不见底,即使再清澈,也看不透它。


“桂花,快去给乌先生上茶点。”被老爹的话唤回了神,这才急忙去到后厨,准备配一份招牌茶点。


桂花备茶点的时候,思绪一直都陷在刚刚那双眼里,连自己把那绿豆糕做成了乌梅冰糖都浑然不知。


“桂花,不是让你上招牌吗?这哪有喝桂花陈酿配乌梅冰糖的啊。”但是等到老爹说这话的时候,这奇怪的搭配已经摆放在餐桌上了......


“无妨, 这乌梅生津降逆,冰糖和中暖胃 ,我吃着到也合适。”一旁的乌先生出声道。


“可是这...”


“对对,爹爹,这桂花也能止咳生津,暖胃平肝,这么搭配一下其实也不错的。”赶紧顺着乌先生的话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然后对老爹扮了个鬼脸。


既然吃的人都说没问题,那老爹也不好再说什么。


“你懂药理?”带纱帽的男子略微惊讶的抬头看向桂花。


“也...不是很懂,就是闲来无事喜欢自己看看书罢了。”被乌先生看的不自在,低头小声说到。好在他只是看了一眼,便低头喝自己碗里的桂花酿了。


“慢着,”正欲转身,忽的又被叫住。“既然懂点,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吧。”


“好,只是奴家才疏学浅,怕是要让先生见笑了。”桂花不好推脱,毕竟是自己先上错茶点的。


“无妨。”


.......


3 . 桂花和乌先生就这么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从草药的性味归经聊到针灸的补泻虚实,桂花竟也都能搭上一两句。


......


从那以后,每月十五,乌先生都会来这燕喜堂坐一坐。点碗桂花陈酿,配碟乌梅冰糖,竟是中意起这组看上去奇怪的搭配。


桂花倒是每次都会陪着先生聊聊天,多少还能学到点东西。


这么一来二去,老爹有点什么小病小痛的时候,桂花也能看上一看。


只是这乌先生,倒是从来没取下过自己头上的纱帽。就连用茶点也是如此。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每次讲到草药针灸时,桂花都能透过薄薄的轻纱,看见那双眼闪着不一样的光,就像一潭死水活过来了一般。


看来,这是他喜欢的事情。


而看着他做他喜欢的事情,这是桂花喜欢做的事情。


......


4 . 又是一年六月十五,桂花却不需要老爹叫她,便起了个大早,冰好了桂花酿,取一碟乌梅冰糖,放在那人常坐的位子上。


左等右等,只见已经过了午时三刻,这酒冰了又冰,却还是没见着自己期待的身影。


桂花无心招待店里的客人,只交代了小二一声,便去那大街上转悠散心了。


......


“谁家娶亲闹这么大动静哟......”“不知道啊!”“走,我们过去瞧瞧......”眼前晃过几人,低头嘀咕着什么。


桂花想着反正今日客人不多,自己也去凑凑热闹,好歹沾沾喜气。


“听说桃源的乌先生今日要成亲了” “什么?还真有这么个人?” “是啊,之前有人说让我去桃源找他看病我还不信呢...”......身旁又有两人走过。


“你们说的是谁?”桂花在听到乌先生时,边走上前去,询问其中一人。


“就是桃源的那个神医啊,听说他今日要成亲,说是要娶这世上与自己最般配的女子......”


......


5 . 后来那人说了什么,桂花也没注意听,只记得他们说那人要成亲了。


眼前热闹的景象完全入不了眼,桂花一人落寞的回到了燕喜堂。


原来他是桃源的医圣啊,怪不得...爹爹说他是贵客。想起自己曾班门弄斧,不由得一阵心虚。


他说,要娶这世上与他最为般配的女子?那必定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礼的女子吧。


送走了最后几位客人,桂花准备关起燕喜堂的大门。


“且慢,”有人伸手推住。了门,“如果方便的话,再为我上份茶点吧。”


看了看抵住门的那只手,桂花本没心思招待,但来者是客,总不好赶人家出去。


“好的,客官要点什么?招牌还是?”打开了本要关上的门。


“来碗桂花陈酿,配碟乌梅冰糖。”来人取掉头上的纱帽,而后顺口说到,好似这句话他曾说过许多遍一样。


有片刻的怔神,抬头,是初见时那潭湖水,第一次看便陷进去,挣扎,无力,而后放弃,任由自己坠入。


只是这次,少了轻纱的掩盖,看的更加真切,却也陷得更加彻底。


“世人只道桂花酿配绿豆糕,桃花羹配乌梅糖。我却觉得,这桂花跟乌梅,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后低头看向桂花,“姑娘觉着是吗?”


......


6 . 燕喜堂近来的人气可是旺了不少,据说是那坊间流传,只要每月十五去那燕喜堂坐上一坐,点碗桂花陈酿,配碟乌梅冰糖,就有可能能见着桃源那名不见经传的乌先生。


运气好的,没准能让他瞧上一瞧,大病化小,小病化了。


老爹开始是不乐意的,自家店的招牌传了不知几代,怎么到自己这里就成如此奇怪的搭配?


只是后来点的人多了,就连店门口挂的牌子,都只好改成 “今日招牌,桂花陈酿,乌梅冰糖。”


......


“店家!来碗桂花陈酿,配碟乌梅冰糖!”


“好嘞!客官好眼光!”


......


end.


作者:话说写了这么久,我们的乌先生的全名到底叫什么啊?问问我们的桂花姑娘?


桂花:人家现在都是叫他相公啦,天知道他全名叫什么!


天:屁!我哪知道!






# 大概是个自闭症的日记 #


# by汎舟 . #


      “ 学问、道德、认知......我不要被它们束缚,我不要。”


      ......


      一、2017.01.24.


      睁眼,四面都是高约几十米的红砖墙,将我困在这方寸之地。


      抬头只能看见一块方方正正的天,明媚的阳光从头顶照耀下来,我有多渴望它,它就离我多么遥远。


      我不知道我在这里呆了多久,也不知道该怎样离开。


      我的世界只有我,和我的影子。


      如果算的话,还有遍地的书籍,里面的内容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为此感到骄傲,这都是我的财富,没有人可以把它们夺去。


      当然,这里除了我和影子先生,也没有其他人。


      我从来没有说过话,就算对着影子先生也是如此。


      但是影子先生却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讲着。


      讲外面的世界的人情世故,旖旎风光......我知道,这些我都在书里读过。


      但是我没有亲眼见过。


      不可否认的是,影子先生的话,让我产生了对墙的那面一探究竟的欲望。


      可终究是咫尺天涯。


      ......


      二、2017.03.05.


      我似乎听到墙的那头,有人在呼唤我,而每当我把耳朵贴在墙上,想要听的更清楚时,却什么都没有了。


      影子先生总会在这时告诉我,想听得清楚,就翻过去。


      翻过这堵墙。


      抬头望了望四面的墙,我摇了摇头,它太高了。


      与地面呈九十度的墙,几乎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


      但是对外面的世界的渴望,却驱使着我去尝试。


      鲜红的血液与红色的砖块融合在了一起,我的手被磨破了,但我依旧努力抓着那一块块砖头之间的缝隙向上爬去。


      我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摔下来了,绝望的坐在墙角,看着上方不属于我的光。


      影子先生的身子斜斜的指向一边,顺着他看过去,那边是一堆又一堆的书籍,杂乱的摊在地上。


      有些书页都已经开始泛黄了,我已经很久没有翻过它们了,因为里面的内容我早已倒背如流。


      但是今天不一样,我眼里涣散的目光在看到它们的那一刻,重新凝聚起来。


      ......


      三、2017.04.17.


      这是我第无数次跌倒了,但是我仍努力的想把地上的书堆砌起来。


      我试过无数种排列方式,我想靠着它们登上那墙头。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外面的世界,我飞快的整理着,手上的书籍,脑中的思绪。


      我想我找到了最理想的角度,最合适的排列方式,我离那墙头只差几步之遥了。


      只是我已经没有可以用的书了。


      我望了望脚下的书籍,再望了望上方的天空,我不甘心。


      突然我被一股力量猛的举了起来,我坐上了我渴望触碰的墙头。


      我知道那是影子先生,但是我不知道他会推我下去,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墙外的景物的时候。


      我从几十米的高空坠落,我闭上了眼,我以为我一定会摔死的。


      可是失重的感觉突然消失了,猛然惊醒,入眼是一片白色。


      “孩子,看看我,我是你的妈妈啊。”


      眼前有一道模糊的身影。


      “妈...妈?”我试着说话,只是许久不曾张口的我,出声便是沙哑的。


      我被眼前的人搂入怀里,她似乎因为我说的话而激动不已。


      转头看向身边,没有影子先生的身影,也没有红砖墙和满地的书籍。


      周围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病房刺眼的白色跟记忆中的红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好累,攀爬早已耗光了我的精力。


      我没有听清妈妈跟医生在说些什么,任由他们带着我离开这里。


      ......


      四、2017.07.24.


      今天是我出院的第九十九天了,这是我出院后的第一次旅行。


      我正站在泰山顶上。


      恍然间,似乎还是有一道墙,将我跟身后熙熙攘攘的游客,和面前的无限风光隔离开来。


      但是我现在能轻而易举地翻越它,坐在那堵自己堆砌的墙的墙头上。


      它的高度让我足以把面前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甚至能看到别人都看不到的风景。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我的影子被夕阳拉的很长,很长。


      我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了影子先生的声音。


      他说,思维是建立在认知上的墙。


      “那么世界,究竟有多大呢?”


      ......


      “在墙的另一边。”


      end .


      灵感来源于高铭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在此注明。[ 顺便说一下,04.17-07.24正好九十九天,我数过的,满足细节控w ]



——顺水而流,不求相知、相守;拙笔,汎舟。






# 爱恨情仇,愿者上钩 #

# 钩吻/ 桂长辛 #


        ——“钩吻,谓之断肠草是也,其花黄而小,一液入口,百窍溃血,人无复生也。”


      1 . 静沐暖阳,聆听溪水的吟唱,躺在石缝中的钩吻今日心情大好,因为今日人定时分,便是她修行满百年之时,而后化为人身。


        突然,一阵匆忙凌乱的脚步声打破了午后的宁静。由远而近,不多时,便已至钩吻身前,还不长眼的...从她身上一片叶上碾了过去......


        “哎呦!”痛苦欲弯腰,奈何身为一株花草,根本动不了,“罢了,兴许他真是有什么急事呢。”


        都说祸不单行,这不,那人前脚刚走,又一道青色旋风紧随其后,所过之处尘土飞扬,呛得钩吻半天睁不开眼。


        还没来得及腹诽,便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而后刚刚那股“旋风”就又到了自己身前,定睛一看,原来是个身着青衫的公子。


        只见他正从容饮取一瓢溪水,要不是衣角边那星星点点的血迹,任谁也不得知他刚刚亲手了结了一条人命。

   

        “真是铁石心肠......不过,他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杀人吧?也许是......”未说出口的话戛然而止。


        时间,在看到那人的脸时,停止。那段尘封的记忆。


        桂长辛。


        ......


      2 . “景天,再过一年,我便也能化为人身了。”虽然明知自己不能动,但钩吻仍是努力抬头,想看看面前的男子。


        “嗯,阿吻,这几日我出山游玩,见到好多有趣的东西,到时我一定带你一起去。” 只见夕阳拉的少年的身影修长而单薄,他正对着一株淡黄色的小花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阿吻,山下有好吃的糖葫芦,酸酸甜甜的,你定会喜欢......”


        “阿吻,我看见一支羊脂玉的发簪,到时你带着一定漂亮......”


        “阿吻,......”


        ......


      3 . 仅存的温馨回忆到此而止。


        “桂七,就这一株了。”清冷的声音扰了钩吻的美梦。


        “是,公子。”一书童模样的少年应到。“这株钩吻也是上品,要一并采下吗?”


        “不急,”扫了一眼那看着弱不禁风的小黄花,“还差个一年半载药效才更好。”


        “景天,景天,快醒醒!”钩吻着急地喊着。


        奈何昨夜景天出山游玩至深夜,直至鸡鸣时分才回山里,这会儿钩吻就是喊破嗓子他也醒不过来。


        眼睁睁的看着景天被书童连根拔起,扔进了身后的背篓里。


        “咳咳,”那青衫男子掩面咳嗽,而后把带血的手绢随手扔下。“回药庐吧。”


        “是。”主仆俩转身离去。


        钩吻一向坚信,人之初,性本善,所有人做事都并非出自恶意,而是有自己的道理。但是唯独把她的景天带走这件事,什么道理,都不可以。


        看向手绢一角的刺绣,“我记住了。”桂长辛。


      4 . 一年的风吹雨打,手绢早已不知所踪,但是景天,却是钩吻心中挥之不去的痛。


        ......


        而被人惦记了一年的桂长辛却浑然不知,正坐在药庐后的竹林里研究自己的医理。


        “桂七,药庐里断了好几味药,你去寻一药童来,帮衬着上山采药。”放下竹简,抬头对来人说道。


        “是,公子,”小书童应到,“只是,这深山老林几乎无人问津,徒儿又不知出山的路...如何寻得合适的人选?”


        “你也说了是几乎,而已。”抛下一句略不负责的话,便继续泡在那堆竹简里。


        “......”


      5 . 一束梧桐花枝挽成发髻,一袭淡黄色的长裙,衬的初化作人身的钩吻无比的水灵。


        曾十分向往的山下,她此时却并不着急去。还有些需要了结的事情。


        晃悠在山间的小路,寻找着那个自己只听过一次的药庐,一整天了,越走越迷......


        正欲找个地方歇息,怎知碰上了正在发愁的桂七。这...是桂长辛身边的小书童?钩吻灵光一闪,准备装病上前。


        哪知书童猛的一抬头,四目相对,钩吻还来不及掩下眼中的算计。


        尴尬转身,准备装作没看到一样,却意外的被身后的书童叫住。


        “姑娘请留步!”桂七只当是天无绝人之路,哪曾留意过钩吻的小心思,“恕小生冒昧打扰,姑娘可是路过此山?”


        “呃...是...不,不是,我就住在这里。”本以为今日已无机可乘,却莫名其妙被发问,钩吻也是一脸茫然。


        “真的?”桂七早已把男女授受不亲忘得一干二净,一把上前抓住钩吻的袖子,“那姑娘可懂药理?”


        “略懂一二。”默默抽回自己的衣袖。药理?虽是不精,但好歹自己就是一株百年草药,又曾与博学的景天朝夕相伴,还能不懂药理?


        “姑娘可愿做我家公子的药童?就是帮忙采药抓药的那种。”桂七已经把钩吻当成了救命稻草,只想想尽一切办法把她留下,把自己师父夸的天花乱坠,“我家公子可是神医,疑难杂症都能药到病除,别说是做药童,就算是只在药庐打扫,每日耳濡目染,日后也定能有所成就......”


        “......”...就像你这样?罢了,自己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是在那人身边,便有下手的机会。“好,劳烦童子带路了。”


        “好好,我这就带你去。”生怕钩吻反悔,桂七连忙应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6 . “公子!”桂七带着钩吻回到药庐,“公子,我带了人来,您看可否满意?”


        “嗯,你叫什么名字?”眼睛看着竹简,话却是问钩吻的。


        “嗯...叫我阿吻就好。”钩吻也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总不能对大夫说自己叫钩吻,那可是药名。想起以前景天的称呼,便顺口说到。


        “嗯,那你以后就负责跟我和桂七一起采药抓药了。”仍是低头翻阅着竹简。“休息一下,明日平旦时分便去。”


        “是。”完全想不到他居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同意了让自己做这药童。


        只是想找个采药的苦力吧?不过也好,只要在他身边,便有机会替景天报仇。


      7 . 翌日清晨,钩吻起了个大早,候在药庐门前,整装待发,只等桂长辛带她上山。毕竟要留个好印象,这样以后下手也容易些。


        不多会儿桂长辛便跟桂七出来了,三个人一起踏上了采药的旅程。


        ......


        “阿吻,这是菖蒲,味辛性温。可以治风寒湿痹,咳逆上气。”


        “阿吻,这个叫车前草,味甘性寒,可以清热明目,利尿祛痰。”


        也只有在自己喜爱研究的医理和草药面前,桂之辛才会打开话匣子,如数家珍的说着自己终日研究实践的成果。


        “阿吻,这株叫景天。”忽然,桂长辛指着一棵不起眼的小草说到。


        在听到“景天”这两个字的时候,钩吻瞬间抬起了头,紧盯着自己面前的那株药。


        “常用于解丹毒,火眼目翳,烦热惊狂。” 桂长辛的声音拉回了钩吻的思绪,“我曾炼丹时失误,身中剧毒,便是靠一株百年景天做药引,才得以化解。”


        而后这一路上,钩吻都开始神游,想着桂长辛的话,“解毒?也就是说若是没有景天死的可能会是他?若能救人一命......似乎是死得其所......”


        这么想着想着,再回神时,已是日暮时分。采药可是个体力活,刚刚没察觉,现在注意力回来了,钩吻才累的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只见桂长辛手中拿着三颗野果走来,顺手递给桂七和钩吻一人一颗。


        “这是木通的果实,虽然药效不如根茎,但是却有舒筋活络之用。”


        接过那个看上去很好吃的东西,试探性的咬了一口。入口一股清香,一天的疲惫真的都消失了许多。景天说的糖葫芦自己到现在都没吃过,不过...酸酸甜甜,应该就是这个味吧?糖葫芦应该也不过如此吧?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话在钩吻身上也是应验。吃着野果,看着眼前的人影,夕阳的余晖柔柔地洒在桂长辛身上,他那张冷脸,看上去,好像都没那么讨厌了......


        ......


      8 . 桂长辛在这山里独居数百年,直到在山沟里捡到了桂七。


        但偏生桂七平时也是寡言少语,这主仆二人除了必要时,都相顾无言,百年过后复百年,这药庐显得越发冷清,直到......


        有一天这桂七带回来了一个整日着鹅黄色纱裙的姑娘回来,成了桂长辛的小药童。


        整日叽叽喳喳的,见着什么都好奇。这桂长辛也不觉着她烦,好歹是给药庐添了人气。


        她说她叫阿吻,无父无母,从小便住这山里。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从小生在山里,却对山上的一草一木都不甚熟悉,但好歹每日能跟着桂长辛和桂七帮忙采药,还从没抱怨过累。


        桂长辛假装从没发现那小丫头看向自己时,眼中的纠结,和骤然而起,却又悄然散去的杀意。


        在等,总会有出手的时候。在那到来之前,每日带着个水灵灵的小丫头采药,还能听听她偶尔的胡言乱语,这日子倒是变得有趣。


        从前,一天是一天,一年是一天,百年仍是一天,总归是千篇一律。


        而现在的日子,似乎过得慢了许多,脑海里的记忆,除了竹简、草药,还多了一抹鹅黄色的,活蹦乱跳的身影。


        似乎整个药庐都因为她,多了一份活力。

        

        希望那天,晚点来临。


        ......


      9 . 当桂长辛已经带着钩吻把这满山的草药都认了一遍时,已是来年初春。


        而钩吻......仍是找不到机会下手。“嗯,对,是找不到,不是我不忍。不可下毒,身为大夫一闻便知;不可手刃,那日他转瞬间取人性命,便知武功高深;不可......”


        “阿吻,你在说什么?”连初春的暖阳都暖不化,那依旧清冷的声音。


        “没...”一时受惊,不曾注意脚下的碎石和山崖。


        “小心!”不经思考,伸手便接住眼前的人,一勾,一带。


        片刻恍神,忘记了自己仍身处悬崖边,怔怔地看着搂住自己的人。


        他,救了我?他可曾知道,我为何而来?


        桂长辛似并未注意钩吻的愣神,“阿吻,活了一百年,却连路都走不稳。”


        先是疑惑,而后面色惨白。“你......”


        “一年后,我曾又去当日采摘景天之地,却只见我相中的钩吻花不翼而飞。”


        “你早就知道?”


        看向怀中的人,“你可知自己,一身药香,十里外可闻......我,又岂能不知?”


        不等她反应,便伸手一勾,吻铺天盖地而至。


        “不...”欲拒。钩吻,一液入口,百窍溃血,人不复生也。


        “嘘...不过是百年钩吻之毒,不过是肝肠寸断之苦...只一次,别躲...就当我作茧自缚。”


        ......


      【小彩蛋!】


        ——“钩吻,谓之断肠草是也,其花黄而小,一液入口,百窍溃血,人死不复生也。误食,取桂心沸之可解。桂心,一名桂辛。”


        姜还是老的辣,百年的道行终究不如千年的神通广大,桂长辛抱着怀里的美人儿,悠悠想道。


        小药仙,还要好好修练啊。


        end.



——顺水而流,不求相知、相守 ; 拙笔,汎舟。






# 盛夏游春城 #

# 七言律诗·首句平起仄收式 #


      寻滇避暑昆明畅,

      大隐于朝胜浙杭。

      古镇姚安闻墨郁,

      狮山武定嗅花香。

      大观赏浦芙蕖伴,

      茶苑品茗磬鼓旁。

      几处子规声渐唤,

      翠杨阴里沁心凉。


注释 :


    1 . 春城 : 即昆明。


    2 . 滇(dian,一声): 云南。


    3 . 姚安 : 地名,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


    4 . 狮山武定 : 地名,武定县的狮子山,西南第一山,独有牡丹花园。


    5 . 大观 : 大观公园,看滇池的好地方。


    6 . 浦 : 池、江、湖等水面,这里指滇池。


    7 . 芙蕖 : 荷花的别称。


    8 . 磬(qing,四声) : 引磬,僧家一种法器。敲起来声音跟铃铛差不多吧,但是回声会久一点。


    [ 格律诗的处女作,献丑了...可能为了对仗和对平仄,有些地方的用词就没那么...理想?见谅w ]



——顺水而流,不求相知、相守 ; 拙笔,汎舟。






# 二十四节气 · 大暑 #

# 丁酉年书 #


    七月二十二,大暑当令。

    夏至三庚后,中伏正临。

    何以知节至?物候三景:

    一候腐草萤,熠耀宵行。

    二候润溽暑,地泽水浸。

    三候雨时行,热炙絪緼。


    清风无处寻,烈日不暮。

    独坐凉亭处,兴起赏湖。

    何以消烦暑?心候三幕:

    一候菡萏开,鼻间香馥。

    二候蝉齐鸣,耳边起伏。

    三候妄心除,烦浊不复。


注释 :

    1.三庚 :天干地支中的庚日。夏至开始,三个庚日过后为大暑。


    2.中伏 :三伏天中的第二伏,又称中伏。大暑也在这个时候。


    3.节至 :节,节气。至,来到。


    4.物候 :诗中上半段提到的一候到三候均为大暑节气的物候,即正常情况下这个节气一定会发生的自然现象。以下① - ⑥ :

    ①.腐草萤 :即腐草为萤,古时误认萤火虫是由腐烂的草变成的,实际上是萤火虫产卵于枯草上,大暑时卵化而出。

    ②.熠(yi,四声)耀宵行 :熠耀,闪闪发光。宵行,夜行。

    ③.润溽(ru,四声)暑 :即土润溽暑,溽,湿润,闷热。大暑湿气盛,此时天气闷热,土地潮湿。

    ④.地泽 :泽,润泽。

    ⑤.雨时行 :时,时不时。大暑节气的雨多为阵雨。

    ⑥.絪(yin,一声)緼(yun,一声) :同氤氲,云雾弥漫的意思。因为大暑节气又湿又热,雨后湿气被热气熏蒸,就像蒸桑拿一样。


    5.不暮 :太阳不肯西下。


    6.心候 :候,不同第一个物候,这里作等候之意。


    7.菡(han,四声)萏(dan,四声) :荷花的别称。



——顺水而流,不求相知、相守;拙笔,汎舟。






# 诗 #

# 二十四节气 · 立秋 #


      丁酉八月七,盛夏悄溜。

      禾边火为秋,伏虎嘶吼。

      何以知其临?立秋三候 :

      一候凉风至,卷叶嗖嗖。

      二候白露降,朦胧柔柔。

      三候寒蝉鸣,日夜悠悠。


      叶落树难留,终随风走。

      心上秋为愁,渐磨消瘦。

      何以解哀忧?莫嫌招旧 :

      一候新雨淋,闷热尽收。

      二候食时瓜,谓之咬秋。

      三候风月伴,何愁之有?


注释 :


      1 . 伏虎 : 即末伏,又称秋老虎,三伏天的最后一伏,从立秋后第一个庚日算起共十天,。


      2 . 立秋三候 : 立秋的三个物候,即正常情况下这个节气一定会发生的自然现象。以下① - ③ :

     ①凉风至 : 立秋后偏北风渐多,已不同于盛夏的热风,故称凉风至。

     ②白露降 : 因为立秋后白天日照仍长,夜晚又生凉风,故此时昼夜温差大,清晨会生雾气,又称白露。

     ③寒蝉鸣 : 寒蝉,蝉的一种,此时食物充足,温度适宜,寒蝉鸣叫声最响。


      3 . 新雨 : 即刚下过的秋雨,一场秋雨一场寒。


      4 . 食时瓜 : 即吃立秋时的西瓜,民间的习俗,又叫咬秋,据说这时吃西瓜,冬天以及来春都不会腹泻。(立秋后的西瓜就不要吃啦,不仅防不了泻还容易腹泻......)


      end.


      二十四节气的第二篇,依旧上阙写景,下阕写身心,随意感受,不写通篇注释了。



——顺水而流,不求相知、相守 ; 拙笔,汎舟。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