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学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1 15:22:51


 

这是我新初一暑假班上学生的故事。

 

这个小孩是外地人,暑假一口气报了四门课。他考上了华师一寄宿,很厉害。

 

最后一节课考试,我给学生们发奖。奖品是新东方集中采购的练习本,用浅色木盒子装着的那种。分数不算最高的学生得到的奖品是作图工具套装,我们几个老师也把新东方八月份要举办的一场活动里需要赠送的入场券当做了奖品。这个孩子的分数不算最高,我给了他一张入场券。他说他有多的,其他的老师也给了他。我就说,那我拿另一种本子跟你换,两个本子跟你换一张入场券,你有两张也没用,不如多得两个本子。

 

他一开始是不满意入场券的,所以一直缠着我检查他的分数。听到能拿两个本子,他也就不检查了。我把本子给他,他问我,老师,入场券你要发给谁?这时候另一个学生兴高采烈地举手说,给我给我,老师给我!

 

我说好好,就给他吧!

 

然后我简单地讲了几句课程结束时的祝福,也提醒这群小学毕业生不要下河游泳不要大热天在太阳下面乱跑之类的。

 

最后走的那个孩子拿着入场券,跟我说,老师,他用这个入场券把我的尺子(作图工具套装)给换走了!语气里是突然觉出来的不对劲。

 

我说,凭什么啊?我挺生气的。

 

 

这个换走别人本子的孩子,平时就是一副很精明的样子。

 

他会在上课的时候不停地问,老师,你什么时候讲XXX?这个XXX,可以是下一篇阅读,也可以是文言文整个板块,还可以是说明文课上练习的答案。他急,他写完练习会把笔响亮地扣上,他觉得自己听懂了就催着老师马上过。

 

他回家跟自己的爸爸说我讲课慢,说估计没时间听我讲文言文了。他爸爸对我的同事表达了对这方面的担忧,说是要投诉我,然后谈条件,说让我单独给学生补课。小孩和爸爸对文言文板块非常期待,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觉得按照我们的进度,可能上不了文言文,所以看起来一本教材没上完,挺亏的。

 

他和爸爸万万没想到我最后还是上完了,时间优裕有富余,还能当堂背诵一两段。

 

他爸爸又跟我表达了关于华一寄宿的入学考试的担忧,他说,您和孩子相处这么久了,也对孩子是有感情的,您看看补课的时候能不能就不给补他缺的那节课了,您看看能不能给补一下文言文,还有对他最有帮助的知识?

 

又说,我们也去过你们在光谷的那个总部,那边确实离我们初中近一些。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新东方是不是到处课程都一样,有没有针对这个学校的课程,这个学校的课程会不会跟其他的不一样?

 

我说,光谷那个不是总部,我们的课程到处都一样,这个学校的课程跟其他学校都是一样的,一样要去中考,不会不一样的。

 

他爸爸说,总之老师您费心了,给他补课的时候尽量能够结合他的个人特点给他讲讲最有用的东西。

 

我的同事后来告诉我,这个爸爸早就跟她表达过一样的想法。她跟这个爸爸说,您当初如果说清楚有这个想法的话,我们是有个性化的课程介绍给您的,针对性会更强一些,肯定会更符合您的要求。

 

啊,不好意思,新东方店大欺客了。

 

这个孩子上课的时候脸对着墙,看墙上的字——以前的学生乱写乱画上去的字。我喊他回来听讲,他一脸严肃。

 

有时候他会用手指指着我,一样地一脸严肃跟我说,你绝对讲不完文言文的。神情坚毅,语气笃定。

 

我看他严肃,心里也顿时没有了想跟他开个玩笑的想法,只是说,我肯定会讲完的。

 

如果是开玩笑的话,我会说,那我跟你赌五百块钱,我要是没讲完我给你五百,我要是讲完了你给我五十。

 

不管开不开玩笑,他的回复都是可以万能应对的——

 

那你肯定讲得不仔细!

 

他大概不知道他爸爸在电话里跟我说话的时候利己主义者的语气听起来是多么不体面,他以为他爸爸威胁我成功了,他以为我不光要答应他爸爸,还要听他的。

 

我偏不。我偏不对他生气,我点人回答问题一样点他,我一样跟他开玩笑,我拿学生举例子一样会拿他说事,有时候批评别的孩子也一样会连带着把有相同问题的他不点名批评一下。

 

但是我看都懒得看这个小孩一眼。

 

他最后一节课带了一盒越南的绿豆糕来,在前排发来发去,也给了我一个。我拉肚子,不敢吃绿豆,就放在桌子上,然后看着底下吃着绿豆糕的孩子们说,你们安静点,我就答应教你们一个好玩的东西,用XXX(这个孩子的名字)给你们发的绿豆糕的纸盒子玩。

 

后排一个男孩说,老师什么绿豆糕,我怎么没有绿豆糕?

 

这个小孩看了看自己的绿豆糕。短短十五天的课,后排的同学他都不认识,发什么绿豆糕?

 

但是现在有的人发了有的人没发,他估计有点头疼到底应该怎么办。

 

第二排又有一个男孩说,对啊,我也没有,他没给我。

 

脸上是期待的表情。

 

我喝住躁动的学生们,说,人家给你是人家乐意,不给你那也是人家的权利,哪有你们这样明着暗着找人要吃的的?又说,是我搞错了——转过头跟他说,你赶紧收起来,没剩几个了吧别再让人惦记着了。

 

他低下头松了一口气,收起他的绿豆糕。我们继续上课。

 

他课间过来问我,老师,你认识XX么?

 

XX是鲁巷的头牌语文老师。

 

我说,必须认识啊,怎么了?

 

他说,哦,没什么。


发表